首页 > 奇趣图片

【图】鲍永清拍下土拨鼠被狐狸吓到的精彩照片《生死对决》获2019年野生动物摄影比赛冠军

世界奇闻网: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“鲍永清拍下土拨鼠被狐狸吓到的精彩照片《生死对决》获2019年野生动物摄影比赛冠军”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!

鲍永清拍下土拨鼠被狐狸吓到的精彩照片《生死对决》获2019年野生动物摄影比赛冠军

鲍永清拍下土拨鼠被狐狸吓到的精彩照片《生死对决》获2019年野生动物摄影比赛冠军

世界奇闻网报道)据ETtoday(钱玉纮):来自中国青海的鲍永清以一张土拨鼠被狐狸吓到的精彩照片,获得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2019年野生动物摄影比赛冠军。照片中的土拨鼠表情超生动,也被许多网友拿来改图当表情包,但鲍永清受访时表示,这只「影帝级」的土拨鼠最后仍不敌自然的定律,被狐狸给吃掉了。

鲍永清是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的首席摄影师,在今年的比赛中,他这张名为「生死对决」(The Moment)的作品从48000多张照片中脱颖而出,获得「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」头衔。日前他接受《北京青年报》访问时提到,照片拍摄地点位在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天峻县境内,照片中两只动物分别是藏狐和喜马拉雅旱獭(土拨鼠学名),都是青藏高原上的特有物种。

鲍永清指出,拍摄藏狐是他长期关注的项目之一,每天都在藏狐巢穴附近观察等待,当天,他早早就带着800毫米的长焦镜头来到藏狐巢穴附近,在距离巢穴不到1公里的地方,看着藏狐潜伏在旱獭洞穴附近的一个山坡下。当时藏狐等着机会,朝旱獭方向匍匐前进,移动至不到5公尺的地方后,开始出手攻击,一口咬住旱獭脖子,两只动物不停搏斗,他也拍下了这个瞬间。

但是,大自然的定律仍是残忍的,土拨鼠做出惊恐表情之后,另外两只同伴也前来救援,一起驱赶藏狐,藏狐在三只土拨鼠只间不停奔跑,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,受伤的旱獭渐渐失去知觉趴在地上,藏狐趁机摆脱其他旱獭同伙,叼着猎物离开了。

每年3到7月份是藏狐的繁衍季节,鲍永清提到,「图片中的这只藏狐是三只幼仔的母亲,随着藏狐幼仔不断长大,对食物的需求增加,藏狐妈妈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捕捉鼠兔,虽然草原上有很多的鼠兔,但捕食成功率很低,如果能捕捉到一只喜马拉雅旱獭则能解决幼仔数天的食物需求」。

鲍永清也表示,野生动物拍摄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,尤其在高海拔地区不仅要克服缺氧带来的高原反应,而且还要长时间与寂寞为伴,对自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,「我喜欢野生动物在镜头前的真实,所以深入了解动物的生活规律和习性,尽可能减少对它们的干扰需要摄影师严格的职业素养」。

鲍永清提到,希望有更多人看完照片之后,可以更加尊重野生动物,并身体力行去保护它们,「那将是我作为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最大的成就,也是我这幅作品要表达的真正含义」。他也说,若是网友们在看完表情包之后,能够对中国本地的野生动物有更深入的了解,那就更好了。

相关报道:鲍永清通过野生动物影像传递保护理念

世界奇闻网报道)据中新网(罗云鹏):“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野生动物摄影师,能将自己国家的野性精灵介绍给世界,我感到荣幸,通过野生动物影像,我想向人们讲解和宣传保护自然的重要意义,因为万物皆有灵性,地球上的众生都是平等的。”

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首席摄影师鲍永清21日在青海西宁说。在本月15日晚揭晓的英国野生动物摄影年赛(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简称WPY)上,鲍永清的作品《生死对决》获得该项年赛哺乳动物类别年度总冠军,这也是中国摄影师首次获此殊荣。

鲍永清介绍,《生死对决》拍摄地在中国青海祁连山国家公园天峻县境内,图片中两只动物分别是藏狐和喜马拉雅旱獭,它们是中国青藏高原上特有物种。

“每年的3至7月份是藏狐的繁衍季节,图片中这只藏狐是三只幼仔的母亲,每天从清晨开始,藏狐妈妈就不停的外出捕食,主要食物是高原鼠兔。”鲍永清说,随着藏狐幼仔的成长,对食物的需求增加,藏狐妈妈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扑捉鼠兔,如果能捕捉到一只喜马拉雅旱獭则能解决幼仔两天的食物需求。

鲍永清坦言,拍摄藏狐是他长期关注的项目之一,在此之前,曾成功拍摄到藏狐扑捉旱獭的视频资料,所以对藏狐已经非常熟悉。

“我知道藏狐迟早还会捕捉旱獭,所以每天都会在藏狐巢穴附近观察等待。”鲍永清说,拍摄当天上午,我早早来到藏狐巢穴附近,在距藏狐巢穴很远的地方,通过望远镜看到它潜伏在旱獭洞穴附近的一个山坡下,选择好拍摄角度架设好相机隐蔽等待。

鲍永清在还原当时拍摄场景时说,旱獭也是个机警的动物,也早早发现了埋伏等待的藏狐,一直不停的发出刺耳的警告,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旱獭似乎忘记了危险,离开洞穴,开始觅食。

“藏狐终于等到了下手的机会,开始朝旱獭方向匍匐前进,藏狐移动到距旱獭不足5米的地方,突然发起了攻击,一口咬住旱獭脖子,旱獭拼命的反抗,两只动物不停的搏斗。”鲍永清说,旱獭是群聚动物,另外两只旱獭看到同伴遇到危险,一起赶过来驱赶藏狐,藏狐在三只旱獭中间不停奔跑,并伺机对受伤的旱獭不断发起攻击。”

据介绍,大约有5至6分钟的时间,受伤的旱獭渐渐失去知觉趴卧在地上藏狐趁机摆脱另外两只旱獭,叼起受伤的旱獭迅速离开。而鲍永清的相机也一直在不停记录着惊心动魄的场景。

“说实话,在我预感到藏狐要猎捕旱獭的那一刻起,心里非常的纠结,设想了很多结果,最完美的结果是希望两只动物经过搏斗,都能活着离开。”鲍永清说,“但弱肉强食是动物生存的法则,真实的反映野生动物生存的状态是我追求的目标,每种物种都有自己生存的方式,任何人为的干扰,都会导致不可预料的结果。”

“我喜欢野生动物在镜头前的真实,所以深入了解动物的生活规律和习性,尽可能减少对它们的干扰需要摄影师严格的职业素养,野生动物是人类在这个地球不可缺少的伙伴,它们和我们人类一样有爱有情有悲有喜,甚至在某些方面值得我们去学习。”鲍永清说,但它们的生活很艰辛,需要我们人类关爱和保护,不管数码技术如何进步,但对野生动物的惊扰都是不可接受的。

编辑推荐
相关文章
热门点击
热门推荐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