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奇趣图片

揭秘段付谋自杀事件最新消息进展 段付谋跳江自杀身亡去世内幕令人痛心【图说】

世界奇闻网摘要:网站小编coco据网络最新关于“揭秘段付谋自杀事件最新消息进展 段付谋跳江自杀身亡去世内幕令人痛心【图说】”资料整理发布相关内容!

6月3日晚,南京大学物理学院2018级博士生段付谋离开寝室后再无音讯。失踪当天,段付谋还和导师吴小山一同参加硕士毕业生的谢师宴。

直到6月12日,警方在镇江打捞到了他的尸体。

知情同学亦透露,段付谋此前给导师吴小山发送过信息,表示想要“离群独居一段时间”。在6月3日的谢师宴席上,吴小山与段付谋的本科导师张爱梅谈起段付谋,坦言段付谋变成今天这样,自己很内疚。

段付谋自杀事件最新消息进展 段付谋跳江自杀身亡去世内幕令人痛心

家人怀疑其死与导师吴小山的指责、科研进展的压力有关,之后向学校讨要说法。目前达成协议,校方支付17万抚恤金。截至目前,段付谋家人尚未收到。

与导师聚餐后离校,时隔一个月家人获悉失踪

段母得知儿子失踪消息,是在6月7日晚。学校通知她“段付谋不见了”。此时距他们之前在母亲节通话,过去了近一个月。

5月12日母亲节当天,段付谋舅舅刚来家里做客。段母收到段付谋发来“母亲节快乐”的短信。段母当时立马开心地打去电话问道:“你光说母亲节快乐,有没有什么表示?”段付谋回答“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买给你!”

在随后的通话中,段付谋还袒露出近期学业压力大,被导师看不起的烦恼,母亲劝其“那就不要读了”,却被段付谋回以“一定要把博士念完”的决心。这些话,段母并未在意。

6月7日当晚,段付谋的父母连夜赶到南京。8日下午其他亲戚也一并到达,一家人一同开始寻找失踪的段付谋。

段付谋的失踪在同学间也毫无征兆。6月3日,是段付谋同级硕士毕业生的谢师宴,导师吴小山、河海大学教授张爱梅一同出席了宴席。

段付谋自杀事件最新消息进展 段付谋跳江自杀身亡去世内幕令人痛心

参加完聚餐,段付谋便回到了寝室,洗了个澡,打算出门。室友想向其借一碗泡面,于是问到“你去干嘛?”段付谋回答了一句“回来再告诉你”,之后离开了寝室。当晚段付谋没有再回到寝室。时值端午节放假,室友只当段付谋回家了,并未在意。

直到端午假期的最后一天,室友没能等到段付谋,便报告了辅导员,和辅导员在6月9日下午向南京市鼓楼区派出所报了警。

6月12日,段付谋的家人接到了镇江警方的通知,从镇江打捞到一具尸体,要求家人认尸。段付谋的小姨听镇江警察说,尸体是在6月7日打捞上来的。

段付谋的舅舅向每日人物回忆,当日段的父亲和大伯进去看了尸体。回来说尸体已经腐烂变形,全身发黑认不出是谁。警方通过宿舍内的刮胡刀进行了DNA鉴定,确定了这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就是失踪的段付谋。

经法医判定,尸体没有任何外伤,大约死于6月3日晚至6月4日期间,很可能是投江自杀。

据家人透露,警方表示,离开寝室的段付谋坐了地铁来到了长江旁的燕子矶公园,跳江自杀,尸体顺着水流飘到了镇江。

自杀或与导师指责有关,家属校门口举照片讨要说法

段付谋自杀事件最新消息进展 段付谋跳江自杀身亡去世内幕令人痛心

得知段付谋的死讯后,段母以泪洗面。家里人不能当着她的面提起儿子的名字。

亲戚担心她想不开,轮流照看她。只有亲人几番劝说后她才愿意吃几口饭,天黑了有人提醒道该洗澡了,她才会动身洗漱。

段付谋的家人不明白,段付谋为什么会去自杀。

段付谋的小姨和舅舅告诉每日人物,“这孩子绝对不会自杀的。他还承诺,将来要带爸妈到城里生活呢!”

2012年,段付谋考入了河海大学物理系。四年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,并在系里张爱梅老师的推荐下成功保研,进入南京大学物理系硕博连读,师从吴小山教授,攻读凝聚态物理方向。

据南京大学官网的资料显示,吴小山2000年受聘为南京大学物理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他发表过研究论文140余篇,其中SCI论文100余篇。目前还任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院长。

段母联想到儿子曾在母亲节当天电话里吐露“被导师看不起”一事,段家人觉得学校有所隐瞒。他们希望向校方讨个说法,还孩子一个公道。但校方一直未做回应。

6月17日下午,家属在南京大学鼓楼校区门口,举着段付谋的照片讨要说法。

段付谋自杀事件最新消息进展 段付谋跳江自杀身亡去世内幕令人痛心

6月18日,校方与段付谋家属谈话,表示愿意支付17万的抚恤金。觉得什么也做不了的段家人无奈地接受协议后回到了家,他们告诉每日人物,目前还未收到学校承诺的抚恤金。

18日当晚,家人从警方处拿回段付谋生前用过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,发现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。

其中,警方解释称,段付谋遗留在岸边的手机被人捡走,后被格式化了使用,因此里面没有任何段付谋的痕迹。而笔记本电脑被删空,警方则未给任何的解释。

6月19日,段付谋的尸体在殡仪馆火化。

同学揣测自杀系科研进展压力,校方至今尚未答复

离世前,段付谋平日里的休闲爱好是看电影、听音乐、玩游戏。在寝室里做这些时他一定会戴着耳机,绝对不会打扰人。段付谋得知室友煮粥当早餐时,还愿早起为其煮粥。

只是大约自杀前一个月,段付谋回寝室时变得不喜欢开灯,一个人待在黑暗里。

有知情同学告诉每日人物,段付谋此前给导师吴小山发送过信息,大致内容是表示想要“离群独居一段时间”。在6月3日的谢师宴席上,吴小山与张爱梅谈起段付谋,坦言段付谋变成今天这样,自己很内疚。

据段付谋的同门师姐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,曾有同实验组的同学目睹,吴小山多次言语打击过段付谋,直言“你这文章再怎么写也是小文章”。

另据多位知情者称,吴小山曾指导的毕业博士生中,也存在有人长时间受到导师严厉批评的情况。每日人物尝试联系该毕业博士,遭到对方的拒绝。

林一和段付谋研究方向接近,目前已经硕士毕业。他表示,段付谋在校时与自己相处最多,也是最熟悉的人。

林一还称,段付谋有时确实有点较真,也可能被老师很严厉地批评过,但这些都不应该是造成他轻生的最主要的原因。他性格质朴,但也不是受不了批评的人。

他推测死因或许是,实验课题太难,导师没有提供太多帮助,毕业又是悬在头顶的剑,“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课题——‘钙钛矿结构氧化物的物理性质研究’成功的几率很小,他也因此压力很大吧。”

不过,2012级的博士生李梅评价吴小山,则称其是一个像家长一样的挺好的老师。“他要我好好做科研,会尽一切努力满足我的实验需求,还安排我同师姐到上海出差做实验。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不放人毕业的导师。”

6月26日,每日人物拨打吴小山留在办公室的电话,一直没能接通。

编辑推荐
相关文章
热门点击
热门推荐
猜你喜欢